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F假生活 >你是否想过「如何陪家人老去」?当退休老爸想要骑机车环岛… >正文

你是否想过「如何陪家人老去」?当退休老爸想要骑机车环岛…

分类:F假生活 编辑: 时间:2020-06-18 点击:157次

几个月前,老爸终于退休,开始尝试另一种生活方式,一种更直接面对老去的生活。儘管,他能做的,其实还有很多。

现在居住的房子,并不像老家有宽裕开放的土地空间,供他种花草蔬果养宠物,但他还是在有限的土地,甚至善用马路对面的公共空间,创造自己的花园天地。除了出外添购日常用品,在不晓得打字的情况下,跟他九十后的孩子学习如何使用YouTube,搜寻各种有趣的视频,作爲亲身体验外在世界的替代方案。

原本在社区店屋马不停蹄找生活长达二十年的他,退休以后,与社区邻里的联结突然处于最疏离的状态。不是没有可参与和努力的社区事务,但好像还少了什麽,让他这个年龄族群逐渐退隐到社区街景外。

在这个强调生産力和经济价值的社会里,没有了一份工作,除非你仍能勉强维持消费者的身份,否则似乎没有其他更具正当性的身份可供选择,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与尊严。

你是否想过「如何陪家人老去」?当退休老爸想要骑机车环岛…

一个老人如何深刻感受到自己老了,一方面来自个人体力的自然变化,另一部分其实更多来自社会的对待。保险退位、昂贵医疗照护、还包括我们挂在嘴边不经意对老去的嘲笑,经常是最直接的感受。

不过,老人并不仅仅是医疗健康的议题,而是与各种面向相关的社会议题。我们却鲜少讨论后者的存在和问题,而习惯倾向于将老人「病理化」,建构和再现老人为疾病、失能、照顾、死亡等负面形象。

大概退休一个月以后的某个夜晚,老爸忽然说,他想要骑电单车环岛。我心里一惊。他在报章上,看到有个人骑着母亲给他留下的普通电单车,就这样环游到泰国去。到处边打工边旅行,兼顾财务和行动自主,是我第一次听到他为自己退休后的生命图像,最直接和清晰的渴望。

可是,马上令人顾虑的是公路安全。马来西亚公路设计和规划里,没有完善顾虑大型交通工具(卡车)如何与其他交通工具在道路空间上和平共处,更不要说把行人、脚踏车和电单车使用者放在心上。路做好了,公路使用者得自己想办法适应,是这里的通则,没有以公路使用者为道路规划核心的道理。老去,开始也要面对生活空间和行动的选择变得狭窄。

那一刻,我想,一起和家人面对退休与老去不是最令人尴尬的。最尴尬羞愧的是,在这个缺乏以人爲本作爲后盾的社会机制,我只能像当年的父亲一样,不敢对想要闯蕩外面世界的女儿放心勇敢放手。

你是否想过「如何陪家人老去」?当退休老爸想要骑机车环岛…

移动性(mobility),作爲人基本生存的一种权利,理应不受到任何因素限制。但是,在现实中,他/她是否能够自由开展想要的日常生活路綫,往往会因爲年龄、阶级、性别、族群各种社会类属的差异,而面对不同的挑战。

如果,这是一个对年龄友善的城市,其实,老与不老并非一项问题,而是攸关资源分配是否照顾各种族群差异。一个整体健全的社区或城市,应该对各族群差异和需要更包容而非排除。

许多半城镇正经历「老人城」的现象,年轻一辈到外地工作,留下小孩和父母。对此,我们总是希望能够吸引年轻人回来,活络当地经济。这依然是以经济发展、生産消费作爲主要準则,认爲那是城市发展的出路。社区老化,也许我们更需要改善的是公共生活空间设计,鼓励拐杖、轮椅使用者,甚至膝盖、腰部退化的老人们,还能轻鬆出门,不会觉得自己是家人的累赘。

在缺乏公共资源投入长者照护政策下,家人或自己退休或老去,每个人都默默在爲这种生活阶段的转折买单。友人的母亲,曾经在孩子上班时,在外走失两天,隔了一段时间,幸好还记得住址,让警察送回家。平时因爲都没人在家,几经考虑下,被迫把原本一起紧密生活的母亲送进老人院。

个别家庭所拥有的经济资本,家庭成员的多寡、家人工作类型等各种条件的相互协商,都成了家裏长辈是否还能自主选择生活样态的关键。

他们正在如何经验这个阶段生活,一直是有待挖掘,被看见和聆听的故事。以他们作爲主体的社会调查或生命史纪录,是社会理解老人其实在想什麽、需要什麽的重要参考。要如何将「陪伴家人老去」,变成是一个集体讨论和参与的公共事务,也是我们亟需共同努力的事。

作者简介:一度以爲口语传播是毕生志业,后来辗转在传播研究和社会学中,发现书写是另一种论述的力量,曾任职于衆意媒体,游走在理论与实践间,痛苦幷快乐着地实验另类媒体的各种可能样貌,作爲参与社会的自我定位。


相关文章:

申博太阳城_ag电子游艺app|生活起来更加方便|为用户提供资讯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bet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网投代理